电视故事:卧冰求鲤——王祥

2013-06-14-10:09[来源:德孝网][作者:管理员][浏览量:1377]

 

主题歌:

      天生日月

      地养山河

      父母生养我

      草木荣枯

      花开花落

      祖辈留下我

 

      羊羔知跪乳

      乌鸦犹反脯

      少小无忧靠父母,

      成家方知育儿苦。

      世间百善孝为先,

      人生千般顺为福。

      忠孝立国兴家邦

      中华礼仪传千古

 

百善之首孝为先。“孝”是什么?

“孝”就是对父母养育之恩的一种回报:父母给你生命,所以你要善待父母之生命;父母宁愿自己挨饿受冻,也要让你吃饱穿暖,所以你要照顾父母之温饱;你在父母怀抱有三年时间完全不能自立,完全依赖父母而生存,所以父母死后你要守孝三年。

孝又不是简单的回报,而是一种天伦亲情的体现和表达,是人活着的意义的一种价值。重温二十四孝,不是让我们去刻意地模仿、效法古人,而是通过这些故事去领略一下孝的精神,继承孝的传统美德,在新形势下焕发新孝德的光彩!

卧冰求鲤——王祥

“继母人间有,王祥天下无。至今河冰上,卧冰模尚存。”

说的是晋朝有个叫王祥的,寒冬腊月在河上卧冰,以体温解冰冻,为继母捞鲤鱼解馋医病的故事。

王祥,字休征,晋朝人。王祥是个大孝子,由于他德行天下,所以后来晋朝皇帝就封他为太保。太保,你知道是多大的官儿么?就是监护和辅弼国君的正一品官。后来,王祥老了,感到身耄疲累,工作中有点力不从心,便乞求皇帝给自己降一降官位,皇帝死活不允,后来在王祥再三再四的乞求下,皇帝才不得不忍痛割爱下诏,将其降为睢陵公。

王祥小时候很苦,他出世不久,生母就不幸病逝。起初,父亲对王祥也是很疼爱的,吃、住、行处处都为他想的很周到,甚至顾奶妈悉心照料小王祥。直到后来,有一天父亲为他娶了个姓朱的继母,对王祥的关爱态度这才逐渐改变了。朱氏原为妓女,生活放荡,恣意任性。她好吃懒做,把个小王祥就当小佣人一样使唤。就这,还常常在父亲面前说王祥的坏话,以至父亲对王祥也越看越不顺眼,甚至拳打脚踢。

那一年,王祥才刚刚九岁,早晨,王祥在屋里读书,继母突然恶狠狠的喊王祥:“早晨起来不去打柴,却在屋里摩蹭啥哩!”王祥说:“父亲叫我背‘诗经’。”继母鄙夷地:“哼!挺尸去吧,读什么‘诗经’!指望你是想成龙呢还是想变蛇?天生的吃牛屎,闻牛屁,打牛屁股学犁地的胚子,还想升官呢发财哩?啊!去,还不快去给我上山打柴去!”王祥无奈拿了砍柴刀和绳子便去了山上。可是,过了会儿王祥的父亲从外面回来了,一看王祥不在屋里读书,心里就老大的不高兴,他问续弦(后娶的妻子)朱氏:“王祥呢?”朱氏说:“我哪里知道!你把你那孩子娇惯的谁还管得了呀!一早起来就跑出去玩。玩,玩,玩!光知道个玩!看他将来能成个啥人人哟!”王祥的父亲一听便火冒三丈:“这,这,这还了得!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叫我找他去!”说着就要出去。朱氏一听又忙拦丈夫说:“算咧,算咧!娃娃家,跟他叫什么真啊!啊!”于是便暂压火气在屋里等着王祥的归来。

王祥在山上打柴,“咔嚓,咔嚓”,砍了整整一个大早晌,好容易才砍够一大捆,可他说什么也扛不到肩上。他左一挣扎,右一挣扎,终于扛上了肩,不料,刚一抬腿,一个趔趄便连人带柴捆,一并滚下山去。王祥躺在地上,一时昏迷不省。等他睁开眼睛挣扎爬起来,一看眼前正好是母亲的坟丘。他一看见母亲的坟丘便不由悲从中来。于是他摇摇晃晃的来到母亲坟前一头扑上去就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诉说:“娘啊,你在哪里呀!祥儿受苦你可知道吗?娘啊,你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儿子呀!……”他就这么哭啊哭,一个骑毛驴的白胡子老头路过此地,闻见哭声便追了过来。他来到王祥的身边问:“小伙子!你哭什么呀,看你身上咋这么多的擦伤?”小王祥光哭不说话。白胡子老头望望柴捆说:“那是你砍的柴?”小王祥望着白胡子老头点了点头。老汉说:“你是哪个村的?”小王祥指指山下的一个小村庄。

“那,你砍这么多柴背得动?”白胡子老头望着小王祥心里泛起一阵涟漪。王祥又是不吭声。不过白胡子老头子似乎一切全明白了。他对小王祥说:“孩子!走,爷爷帮你驮回去。”说着就扶起小王祥,将小毛驴拉至柴捆旁,白胡子老头不知怎么一舞弄,柴捆即分成了十字架。他将驴背上垫背整了整对小王祥说:“抬!”两个人一人抱着一边,猛一用力便将柴捆搭在了驴背上。

路上,白胡子老头又试探着问王祥,小小年纪为什么不去读书却要上山砍柴呢?也许经过这一番的交往,王祥对白胡子老头产生了感激之情,便将家里的情况一一告诉了白胡子老头。白胡子老头想到人们常说的,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他同情小王祥,一直将柴捆驮到王祥的家门口,帮他卸下这才翻身骑上毛驴离去……

小王祥站在家门口望着白胡子老头的背影渐渐远去,这才踅身蔫呆呆地向屋里走去。

父亲以为他去玩耍,迟迟不见回来,心里早已怒火填膺了。小王祥回到家里,刚刚放下砍柴刀转过身,父亲便从屋里冲了出来。他一看王祥满身满脸的擦伤,衣服也撕烂好几处,以为王祥与哪个孩儿打了架,心里的火气便更加突突直蹿,上手就聒了王祥两个耳光。边打边骂:“你个不成器的,逛哪儿去了!叫你读书你却出去玩什么玩,啊!”王祥正要回话,朱氏走了过来。她拦住丈夫说:“算了,算了。孩子还小,玩会儿就玩会儿吧。”说着,转过身又对王祥说:“还不快把衣服脱了,让娘给你补补。”王祥望继母一眼,心里全都明白了。父亲心里的火药全是继母给填装的。他没吭声,低着头进了屋子。

后来父亲出外要办事情,一走出看见那捆砍柴,心里便顿生疑窦。这哪来的砍柴?联系小王祥满身满脸的擦伤,他似乎明白了,早晨可能冤枉儿子了。下午一回到家,他便悄悄溜进儿子的屋里,问了砍柴的事情。小王祥把早晨砍柴前前后后的经过都讲了一遍,父亲这才完全明白了儿子的委屈处境。他不敢惹那个狠毒的妻子朱氏,可他可以暗中关心体贴自己的儿子呀!

对于父亲的关心和体贴,王祥感到温暖,打心眼里感激父亲。对于继母的虐待,他也从不忌恨,一如既往地听话、孝顺。他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咱诚心待她,总有一天她会悔悟的。人要学会宽容人。

说来也巧,第二年冬天朱氏突然卧床不起。小王祥千方百计尽心尽意的侍候她,端汤煎药,擦屎抹尿,可她的病总是不见一点好转。有一天,朱氏突然觉得口燥,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她隐隐约约预感到来日不多,心里好一阵恐慌。思前想后,似乎反省到自己昔日在许多事情上对小王祥的不公和亏待,心里有了点小小的内疚。她想吃口鲜鲤鱼,却不好意思开口。因为她知道,时值寒冬腊月,哪里会有鲜鲤鱼呀!可是说什么总也按奈不住心头馋虫的攻击,实在忍耐不住,只好把王祥叫到病床前,羞羞怯怯的对他说:“祥儿!娘这几天不知咋哩,总想吃口鲜鱼。可是……”王祥一听,虽然心里犯愁,可仍然硬着头皮痛痛快快地答应道:“娘!你放心,孩儿一定想办法给你弄到新鲜的鲤鱼来!”

王祥走了出去。他到山下的集市上转了一圈又一圈,就是找不到一家卖鲜鲤鱼的。他问一个常年卖鱼的摊主:“大爷!哪里有卖鲜鲤鱼的?我娘病了,想吃一口。”那位摊主哈哈大笑道:“娃娃!寒冬腊月,你到哪里去找鲜鲤鱼!这不是给和尚要娃吗?啊?”小王祥做难地:“那,这……就再没有一点办法了?”那摊主讥俏地说:“你娃娃有本事,只要能把河面上的厚冰破开,或许还能捞到两条。否则,除非你到日南交趾国的那些不结冰的河里去捞。”王祥想,对!不管想什么办法,再难,我都要给继母搞到鲤鱼吃。

第二天,一打早王祥就提了桶到河边去了。河面上结着厚厚一层冰,王祥踏上河面蹦了几下,可是一点也没响动。他到河岸上搬了块大石头,“咚”的一下砸下去,只见冰面上溅起几星冰渣儿。他又砸一下,又砸一下,砸了好多下,每次河面上都是溅起那么几星冰渣儿。无奈,他蹲坐在冰面上,抓起一把冰渣凝思着,用什么办法才能将这冰面破开呢?忽然他感到手心里冰凉湿润,低头一看,冰渣竟全都化成了水。他好不高兴。他想,有办法了!我脱光衣服,躺在冰面上,用自己的体温暖冰面,时间长了岂不就会将冰层溶化开吗?想到就干,他立即脱光衣服,趴在冰面上。他暖啊暖,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身子下的冰面才开始有了积水,只是身子已经麻木,他已似乎失去了知觉。他想冰层到底有多厚,什么时候才能将它溶化透呢?就在他正琢磨的时候,“咔嚓”一声,冰面裂开一道缝,两条肥大的鲤鱼跃出水面,并把他弹上了岸。他正不知怎么回事,那个白胡子老汉不知什么时候却站在冰面那个裂缝前,一手抓着一条大鲤鱼,冲着他笑:“小王祥!快来,快来!爷爷给你把鲤鱼抓着啦!”

说来奇怪,王祥冻僵的身子立马又热火起来。他一弹老高,跳到白胡子老头面前接过鲤鱼,情不自禁地望了下冰层裂缝,啊!冰层竟厚达一尺有余!不过,他只愣了下,顾不得多想,从白胡子老头手中接过两条大鲤鱼,便撒腿就往回跑。

回到家,他立刻就给继母做了一顿鲜美可口的鲤鱼汤。继母吃着鲜美可口的鲤鱼汤,眼里禁不住淌下悔恨的泪水。说来又是个不可理喻的奇迹,自从吃了那顿鲜美可口的鲤鱼汤,朱氏那久治不愈的痼疾,居然奇迹般地一天天的好起来。

此后,朱氏待王祥如亲生,一家人生活得和和乐乐。

王祥后来被皇上看中,做了太保,后又做了睢陵公。

王祥不计前嫌,以德报怨,感动教育了继母的高尚品德,难道不是我们今天构建合谐社会不可或缺的美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