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百灵,尽孝爱家——德孝文化践行者南林霜

2022-11-21-10:37[来源:德孝网][作者:侯玉春][浏览量:1829]

本网陕西讯(郝建强 牛嘉欣 通讯员蔡萌萌)喜爱用歌声抚平生活褶皱的南林霜,出生于榆林市子洲县驼耳巷乡叶石湾村。由于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对唱歌产生极大的兴趣,不仅在家的时候唱,就连在山上放羊时都忍不住哼唱,她认为在劳作中唱歌是最幸福的事。

80年是物资比较匮乏的时代,在她年幼时,家庭不是很富裕、生活相对拮据。父母也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都在靠天吃饭,家中只有几亩赖以生存的瘠薄地,尽管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辛苦劳作,但收获的粮食仍难以糊口。住的地方也是由一个由向日葵杆搭建再用报纸包起来的篱笆式窗子和一张可以躺下全家人大通铺组成的一间窑洞里,加之过去人们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她的母亲为了要一个儿子,连生下七个姐妹,她在家中排行老三,母亲唤她改玲。

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而人作为最高级的动物,更应该有一颗感恩的心。父亲每日在田间劳作,母亲只身一人操持着家中所有事务。她们姐妹众多有七个,并且都处在长身体的年纪。可想而知,父母亲的担子有多重,日子过得有多困难。为了维持家中生活,每天天还不亮她的父亲就起床下地干农活,母亲则又是洗衣又是做饭的照顾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没有任何怨言的养育她们长大成人。回想起来,就是那样的劳累、困苦和艰辛,才能勉强撑起这个苦难的家。

在她十一岁的时候,父母便将她与邻村的丈夫娃娃亲,由于那时年纪小,家中的经济条件又很差,即使当时很不愿意也不敢反抗大人记得当时太阳刚出来,说媒的人就已经站在了炕边上,她躲在被子里埋头哭喊:“我不去,我还不想这么早嫁人”。无奈,母亲拿着鸡毛弹子边打边骂:“改艳(小名),你起来,起来去看婆家了”。最终她还是红着眼眶、淌着泪花,随着说媒人与父母走到了婆家订亲。

后来她上学了,贫困像梦魇一样挥之不去地纠缠着这个孱弱的家,她还记得,为了支持她们上学,母亲又费尽心思不惧脸面四处借钱后来父亲只好决定谁学的好,就供谁上学。那时的她爱学习,成绩也优异,得到过全乡第二名的好成绩。初一那年,母亲为了给她送在校吃的干馍馍赶着毛驴走了30多里的路。因为没钱,母亲没吃饭、没喝水的又回家去。看见母亲渐行渐远的背影,带着些许的愧疚,眼泪忍不住的哗哗往下流,于是恨自己为什么要上学,让母亲这么操劳,让家庭更加困难,于是决定主动撤学。这时婆家又和父母商量着结婚,她一心想着去延安学一门手艺赚钱补填家庭根本不同意。但是父母都觉得娃娃亲都订了,做人嘛必须说话算数,婆家想结婚,那就结吧,母亲也流着眼泪劝她结婚,看着母亲那般为难情,又为了尽孝道,便没有忤逆父母的意愿无奈同意,就那样浑浑噩噩的结婚了,那时的她16岁。

她凄苦的人生在婚后得到了一丝治愈,公公婆婆对她如亲生女儿,丈夫对她也是疼爱有加。幸福的生活并未过很久,在她有了小孩后一切变了,经济的负担、生活的琐事使得夫妻经常吵架,双方矛盾增加,打架更是频繁发生。为了补填家庭,带孩子的同时她也外出打一些零工。做过火车上的清洁工、酒店的服务员、超市的营业员等等。

再次接触到唱歌,是通过同学的介绍在红街的大众戏楼,那里不仅可以唱歌还能赚一部分钱补填家庭,她认为在那里工作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在机缘巧合下又偶遇到了音乐家耿志杰老师。在耿老师的指导下,她对唱歌的意义理解的更加深刻。

面对俩位父亲的离世,让她喟叹岁月无情。看着70多岁的老母亲如今还在家中劳作,现在想靠勤劳的双手与坚持不懈的努力让自己尽快成长起来,尽心孝敬俩位还在世的老母亲。

不论命运如何,我们应当懂得感恩,这是她对孝道的理解;不论境遇如何,我们一定保持初心,这是她对音乐的执着;不管出身如何,我们必须乐观面对生活,这是她对生命的态度。

德孝传统,薪火相传。鲁迅先生曾说:”不孝的人是世界上最可恶的人。她虽然是一介女子却怀有德孝之心,坚持弘扬传统的德孝文化,在实践中兴德孝之风、做德孝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