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故事:拾葚异器——蔡顺

2013-06-13-09:31[来源:德孝网][作者:管理员][浏览量:1120]

 

主题歌:

      天生日月

      地养山河

      父母生养我

      草木荣枯

      花开花落

      祖辈留下我

 

      羊羔知跪乳

      乌鸦犹反脯

      少小无忧靠父母,

      成家方知育儿苦。

      世间百善孝为先,

      人生千般顺为福。

      忠孝立国兴家邦

      中华礼仪传千古

 

百善之首孝为先。“孝”是什么?

“孝”就是对父母养育之恩的一种回报:父母给你生命,所以你要善待父母之生命;父母宁愿自己挨饿受冻,也要让你吃饱穿暖,所以你要照顾父母之温饱;你在父母怀抱有三年时间完全不能自立,完全依赖父母而生存,所以父母死后你要守孝三年。

孝又不是简单的回报,而是一种天伦亲情的体现和表达,是人活着的意义的一种价值。重温二十四孝,不是让我们去刻意地模仿、效法古人,而是通过这些故事去领略一下孝的精神,继承孝的传统美德,在新形势下焕发新孝德的光彩!

拾葚异器——蔡顺

蔡顺是东汉时期的汝南人。

汝南即今河南省的汝南县。古时候属豫州,豫州为九州之中心,汝南又居豫州之中,故有“天中”之称。汝南四季分明,气候温和,风景秀丽,资源丰富,所以素有豫南“粮油鱼米之乡”的美誉。汝南是河南省的文化名城。文化灿烂,文物繁多,自然风景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英才辈出。我们今天讲的蔡顺“拾葚异器”的故事,就是二十四孝中之一例,历朝历代传颂至今。

所谓的“拾葚异器”,就是蔡顺为孝敬母亲,把熟透的黑桑葚儿放在一个篮里,专供母亲享用,而将未完全成熟的青、红桑葚儿放在另一个容器里,这是留给自己的食品。

蔡顺幼年丧父,母亲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成人。他很爱自己的母亲,对她非常的孝顺。蔡顺说:“即使我肝脑涂地,也报答不了母亲对我的养育之恩。”当时,恰逢王莽起兵,烽火四起。绿林赤眉军在陕西长安被刘秀的将领邓禹打败后逃至洛宁、汝南一带,人心惶惶。加之,天不作美,那年又遇大旱,地里粮食颗粒未收。面对灾荒,蔡顺想,即使我一口饭不吃,也不能让我娘饿肚子!他起早贪黑到处找吃的。然而当时那种时势,谈何容易!他只好去挖野菜、剥树皮,然后又把这些野菜、树皮拿回家,淘洗干净,煮熟捣烂了给母亲吃。看着年迈的母亲吞咽得那么艰难,他难过得心如刀绞。后来,连野菜、树皮都采不到了。怎么办?他非常着急!总不能活活等死吧!无奈他只好扶着母亲去逃荒。

他们走到那歇到那。边走边寻找可以糊口的食物。

这一天,他们来到后山,母亲实在走不动了,蔡顺便说:“你坐这山洞前歇一会儿,让我到那边给你找点水和吃的。”母亲说:“顺儿呀,你就别去了,就让娘死在山洞算了。你看,娘都这把年纪了,你就别管我了,自己去逃条活命吧!”蔡顺哭了,说:“娘!没有你,儿还活个什么意思呀!只有娘你吃饱肚子,儿才活的踏实呀!”无奈母亲只好嘱咐蔡顺路上小心点。

蔡顺安置好母亲,急急地往另一个山坡爬去。他走着想着,企图打点兔子或者山鸡什么的,能让母亲美美的饱餐一顿。可是山坡上什么也没有,正犯愁,难道要让母亲活活饿死吗?没想到一只兔子从眼前一闪而过。他紧忙抓了块石头撒腿就追。谁知整天饿肚子,哪来的力气!追了没几步便气喘吁吁的跑不动了。他正想坐下喘口气儿,一只山鸡又呱呱呱地从他脚边不远的地方飞了起来。他望着山鸡向一个山沟飞去,便不自觉地朝那个沟边走去。大大出乎他意料的是,就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沟里却意外地发现了一棵桑树,桑树上结满了桑葚儿。红的、绿的、浅紫色的、黑紫色的。蔡顺喜出望外,他急急地摘下几颗,扔进嘴里一咂摸,啊!甜!还这么甜啊!于是,他分别把各种不同颜色的都一一摘下来尝了尝。他发现红色的桑葚儿味道酸涩,紫黑色的则甘甜无比。啊!他想,这下母亲有救了,可以让她饱饱的吃一顿了。他一下子来了精神,拼命的采摘。然后又将青的红的跟紫黑色的分别盛装在不同的袋子里。

又是一个没想到。当他采了满满两大袋桑葚儿,想起母亲还在那边山洞前等着自己,而且还得设法给母亲找点山泉水喝,便急急收拾好袋子放在树下,爬上山坡四下急瞧。因为他推测,这里能有这么旺盛的桑葚树,附近就一定会有山泉。他一定要找到那股山泉。然而就在他抬腿正要走时,不防背后一声断喝:“站住!”

“啊!”蔡顺心里猛一哆嗦,听声音恶恶的,怕是遇上窃贼了。他战战兢兢地扭头望了一眼,见是两条涂着红眉的山东大汉。他知道碰上绿林赤眉军了。他听人说过,赤眉军都跟咱一样也是农民,实在生活不下去了,才揭竿起义,要造皇帝的反。最近又听说他们在长安吃了败仗,想必也是来逃难的。于是他壮着胆子说:“二位要干什么?”

两个赤眉军把枪对准他的胸膛,威严地喝问:“说,你来这里干什么?”

“家里遭饥荒,我,我,我是来采桑葚的。”蔡顺结结巴巴地说。

“胡说!”赤眉军更加猜疑地,“老实说,你都看到了什么?”

蔡顺眨着疑惑的眼睛:“我,我只看见一只兔子和一个山鸡。”

“老实点!”赤眉军威严地,“你在这里侦察什么?”

蔡顺害怕了:“不,不,你们别误会。我真的不是干那个的。”

赤眉军又问:“那你是干什么的?”

俗话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蔡顺虽然有些慌恐,但他又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什么奸细,所以胆还是正的。他原原本本把家乡遭灾,民不聊生,饿殍遍野,母子逃荒,他来寻找食物,发现桑葚树,采罢桑葚,正在寻觅山泉,为母解渴的整个过程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这才使两个赤眉军稍稍松驰了点。其中一个大个儿仍然不解地问:“那你采的桑葚呢?”

蔡顺指指沟里边:“瞧!那不是!在那儿放着哩。”

大个儿赤眉军对小个儿摆下头:“去,给我查查看。”

小个儿去了。他一见那一小撮一小撮的桑葚儿,青的红的浅紫色的黑紫色的挂满枝头,口水直流,便不顾一切的先采了一把塞进了嘴里。一咂摸,不由喊出了声:“啊!甜!”他紧忙招手叫大个子:“快来呀,快来呀!这个桑葚儿还真好哩!”

大个儿赤眉军押着蔡顺向桑葚儿树下走去。他没动手摘桑葚儿,只命令蔡顺:“把袋子给我打开!”

蔡顺顺从地把两个袋子打开后望着大个儿不说话。

两个赤眉军望着两个袋子,一个是红桑葚儿一个是紫黑色的桑葚儿,不解地问:“为什么还要分开装?你,说实话。”

蔡顺没有急着解释,只说:“你们先尝一下,看看两种桑葚儿还有啥不一样?”

小个儿没动,大个儿先尝了几个紫黑色的桑葚儿,惊奇地裂着嘴巴:“啊!恁甜!”

小个儿拿出两个红桑葚儿:“你再尝尝这个。”

大个儿把两个红桑葚儿送进嘴里一咬,苦着脸又裂开了嘴巴:“啊!恁酸!还有点儿涩!”

望着大个儿的涩苦相,小个儿笑了,蔡顺也笑了。

大个儿指着两个袋子疑惑地问蔡顺:“你,你为啥要把它分开装?什么意思?”

蔡顺向他们讲明了原委,说:“那边黑紫的甜,是给母亲吃的,这边红涩的走给自己吃的。”两个赤眉军一听,敬佩蔡顺是个孝子,又怜悯他们的处境,当下便指着山那边的营帐,对蔡顺说:“走,那是我们的营帐,跟我们走一趟。”

蔡顺惊疑地望着二位,恳求地:“我,我还要给我母亲送桑葚呀!她一上午还没吃一点东西哩!”

大个儿和蔼地说:“走吧,走吧,把你的袋子背上,去见见我们的头儿。”

蔡顺去了,一路上忐忑不安,提心吊胆的。万没想到的是,蔡顺跟着两个赤眉军来到营帐,大个子刚把蔡顺孝母的事情给他们的头儿一讲,那个带兵的便大受感动。他立刻命令大个儿到营部食堂里,取来一条牛腿、二斗白米,亲手交给蔡顺,并告诉蔡顺:“我们赤眉军杀富济贫,就是为咱天下的父母都能吃饱穿暖。你,好样的!”蔡顺感激啼零,千恩万谢!这正是:

黑桑奉萱帏,

啼饥泪满襟。

赤眉敬孝意,

牛米赠君归!

你想过吗?我们无论你是谁,伟大的或是卑微的,哪个生命不是由父母含辛茹苦的抚养长大的?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孝敬父母是何等的天经地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