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骗取60万保险赔偿金男子棒杀父母抛尸

2012-11-23-09:56[来源:德孝网][作者:管理员][浏览量:691]

为骗取60万保险赔偿金男子棒杀父母抛尸

沈学勇残忍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母。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他为父母购买的14份商业保险浮出水面,究竟是为了骗取巨额保险赔偿金而杀人,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制造了这起人伦惨剧?

棒杀父母抛尸桥下

初冬的张掖市甘州区靖安乡静谧和谐,黑河水穿流而过,龙首山悠然地盘踞于此。然而,谁能想到,这样一个依山傍水的美丽乡镇,曾经却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人间惨案。

3月26日早8时许,张掖市甘州区靖安乡靖安村一村民在干活路过张靖公路冲子桥时,看到桥下翻着一辆农用架子车,架子车下隐约有两条人腿。惊恐之下,该村民及时将情况报告给该村党支部书记,随后赶来的村支书立即拨打110报了案。接到报案后,甘州区公安局民警立即赶赴现场,经查,架子车下一男一女早已气绝身亡。

警方经过调查得知,死者为靖安村六社58岁的沈怀文、李桂香夫妇。侦查员遂传唤死者现年28岁的独子沈学勇,沈学勇对3月25日父母的行踪及自己的行踪闪烁其词。在民警强大的审讯攻势面前,沈学勇最终交待了棒杀父母并移尸、刻意伪造意外事故现场的犯罪事实。

沈学勇是家里的独子,平时与妻子苏梅(化名)及4岁的儿子住在靖安村六社的家里,父母住在位于靖安村六社东面的山坡附近的养殖场。那里有他们家盖的猪圈和开垦的30多亩荒地,圈养着59只羊和一些鸡。羊是贷款买来的。

据警方调查得知,3月25日,沈学勇和父母在地里干农活。吃晚饭的时候,沈怀文夫妇就开始唠叨说他们又种地又养羊,很辛苦,沈学勇随即和父母发生了争吵。当晚,吃完晚饭的沈怀文老两口及沈学勇先后从养殖场返回自己家中,与族人商量迁坟事宜。其间,沈学勇谎称开拖拉机要给一位村民拖车,就从家里出去了。然而,沈学勇开着拖拉机走出不远就停下了,随手把拖拉机一个轮胎的气放掉,之后就又回到猪圈附近等着父母回来。

晚9时许,沈学勇给沈怀文打电话说车胎破了,让沈怀文把家里的千斤顶给他送到猪圈,等到10时许,沈怀文夫妇骑摩托车把千斤顶送了过来。此时,沈怀文夫妇万万没有想到危险正在一步步向他们逼近,但他们却毫无察觉。

沈学勇从房子出来后找到了一根长木棒,此时沈怀文也出门看羊。沈学勇举起木棒猛力向毫无防备的沈怀文头上打去,沈怀文“哎呀”一声就倒在了血泊中。屋内的李桂香听到老伴的呼叫声后,慌忙跑出查看,当看到儿子棒打父亲后,李桂香顿时慌了神,连忙跪下抱住了沈学勇的腿,哀求儿子饶过沈怀文。母亲的哭喊没有换来儿子的怜悯,沈学勇继续举起手中沾有父亲鲜血的棍棒,又砸向了身体孱弱的母亲。李桂香“哼”了一声倒在地上,但仍在不停地挣扎。沈学勇接着又向母亲头部击打了两下。就这样,李桂香倒在了丈夫沈怀文的身旁。

随后,沈学勇找来架子车,将两人放在架子车上,此时,他发现两人已经没有了呼吸,随即将骡子套在架子车上,借着夜色掩盖,沈学勇赶着骡车拉着父母的尸体,沿途经过靖安村一社、新沟三社一直走了2公里多的路程,最终到了张靖公路冲子桥,他卸下骡子,将架子车连同父母的尸体推下了3米高的桥洞,制造了一个意外交通事故致人死亡的事故现场。

做完这一切,沈学勇拉着骡子回到了养殖场。当晚12时许,沈学勇骑摩托车回家后洗了脸、脚,装作无事人一样睡了觉。

十四份保险的背后

警方审讯时,沈学勇却又交代了其为父母购买了保险的事情。这些保险与该案又有着怎样的联系?

记者获悉,去年3月份,沈学勇到张掖某保险公司为自己补办意外险的续期时,经不住业务员的介绍,为父母办理了“合家欢”意外保险,受益人是他自己。今年3月份,沈学勇又为父母办理了几份“合家欢”、“好运来”意外保险,受益人仍是他自己。1年内,他共计为父母购买了14份意外保险,如果父母发生意外,作为受益人的沈学勇将会从保险公司得到60多万元的赔偿金。

办案人员在审讯中,根据犯罪嫌疑人的讲述,发现案发前耐人寻味的一幕:3月25日,沈学勇再次与父母发生争吵后,突然就想到了此前一天保险公司的业务员给自己打过的一个电话。该业务员告诉沈学勇给他父母购买的保险3月26日就到期了,问沈学勇是否续保。据沈学勇交代,这个电话让他突然“醒悟”了过来:“既然父母整天喊苦,如果他们在合同期内发生意外,我就可以获得60多万元的保险赔偿。”电话中,沈学勇称自己很忙,让该业务员尽快续保,保费由该业务员垫付,过几天他再把钱送过去。由于沈学勇是老客户,业务员就为沈学勇办理了续保手续。

然而,在法庭审理时,沈学勇却又矢口否认了自己是为了骗取巨额保险金而杀害父母的质询。

当庭悔恨请求重新做人

10月6日上午9时,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沈学勇棒杀父母一案进行公开审理。

旁听席上,沈学勇的20多位亲属早已在焦急地等候。事发至今,他们还没见过沈学勇。当皮肤黝黑的沈学勇被法警带上法庭时,亲人们均默默垂泪,他们对于沈学勇杀害父母的行为既痛心又悲愤难抑。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沈学勇无视伦理国法,为达到骗取高额保险赔偿金的卑劣目的,事先预谋,设计骗局,残忍地将生养其成人的双亲杀害,其犯罪动机卑鄙,作案手段凶狠残暴,造成了极其严重的社会危害,应依法予以严惩。

公诉机关当庭举示了数件物证、证言、鉴定结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

法庭调查时,面对一件件铁证、一个个控诉,沈学勇流下了“悔恨”的泪水,请求法官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公诉人:“沈学勇,你为何要杀死自己的亲生父母?”

沈学勇:“因一时冲动。”

公诉人:“你是不是为了骗取巨额保险金?”

沈学勇:“不是。”

公诉人:“那你为什么要给父母购买14份意外保险?”

沈学勇:沉默……

公诉人:“你家里一年收入多少?”

沈学勇:“至少七八万元。”

公诉人:“你的家庭经济收入在农村应该是不错的,那为什么还要做这事呢(杀人)?”

沈学勇:沉默……

鉴于案情重大,法院决定择日宣判。

虽然法庭上沈学勇矢口否认骗保杀人的动机,只称“一时冲动”,然而他“冲动”得又太过离谱。“鸦知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难道有血有肉有情义的一个人因一时冲动就可以杀死父母,甚至不顾母亲跪地求饶而痛下狠手?

骗保也好,冲动也罢,任何理由和借口终究不能成为弑杀父母这种人伦悲剧的成因。

11月19日,记者第二次来到位于张掖城北30余公里处的靖安村六社,沈学勇家的大门依然紧锁。沈学勇的大伯沈怀玉告诉记者,事发后,苏梅(沈学勇妻)与4岁的儿子因害怕而很少在家居住,大多数时间都在娘家。在沈怀玉断断续续的讲述中,记者得知沈学勇及其父母在几年前贷款10多万元,不但开垦了30多亩荒地,建起了养殖场,家里拖拉机、铡草机等大小农机具一应俱全,这样经济情况的家庭在农村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而沈学勇平时和父母的关系也不错,家里做了好吃的,沈学勇一般都会把父母从养殖场叫回家来吃。

沈学勇是沈怀玉的老婆看着长大的,在婶子眼中,沈学勇胆小如鼠。去年有一次,沈学勇家的一只鸡死在了后院,沈学勇吓得哇哇乱叫,最终还是让她的小孙子帮着拿出后院扔掉的。“就这样一个胆小的人,却敢杀害自己的父母”,对于沈学勇杀人的事情,他的婶子至今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时隔已半年有余,但村民们仍然不时会提及沈学勇杀害双亲的悲剧。在村民眼中,沈学勇是一个有魄力、讲义气的年轻人,平时脾气也不错,没有赌博、吸毒等劣迹。

记者来到沈学勇的岳父家,却仍然没有见到苏梅。岳父母对于女婿的评价是,虽然沈学勇性格急躁,但他很有魄力,从来不乱花钱,涵养不错,乐于助人。平时也没有发现其与父母有什么隔阂。

对于沈学勇这个村民及亲属眼中的好青年犯了如此骇人听闻的罪行,主审法官分析,“从现有证据看,沈学勇是经过预谋、精心策划和准备的,并非一念之差杀死父母。说白了,这是人性的扭曲、道德的缺失。”

承办该案的一位检察官也分析:这起案件的悲剧在于,沈怀文夫妇对独生儿子沈学勇过分溺爱,凡事都由着儿子的性子来。父母唠叨了几句,他就想把父母弄死,而且沈学勇棒击父亲头部后,母亲跪着抱住他的腿求情,他非但没有停止,反而举棒将母亲打死。这不但是社会教育的缺失,更是家庭教育的缺失,值得我们这个社会深思。

 

本文链接:http://www.zhongguodexiao.com                                                                

                                                                                                                  (责编:陈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