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奋习画五十载 粉墨丹青绩斐然

2020-09-12-00:04[来源:德孝网][作者:管理员][浏览量:406]
勤奋习画五十载  粉墨丹青绩斐然
 
——记崔锡印习画骏马图的探索之路

 
          【本网讯  汉中通讯员  王耀华认识崔锡印已有近十年了,那是2011年4月初去台湾旅游途中认识的,他是老三届(初六六级)学生出身,比我高两级,年长我三岁,彼此有共同语言,故而一路相谈甚欢。在交流中,得知他是汉中市国土资源局退休干部,得悉他业余习画已近四十年,深为敬佩。我业余时间搞文学创作,算是志同道合同路人,加之我的好朋友王福祥、严建华、刘进军均是习画之人,心里更有一种亲近感。自此,我又认识了一位忠厚坦诚、人品颇佳的好友。十二三天的台湾之旅结束后,我们成了无话不聊的好朋友。
    此后的几年,我们各之都在钻研自己的业余爱好,并且时常见面闲聊一阵。前三年,我的好友刘进军在市群艺馆二楼办画展,在欣赏画作的大厅里,突然发现也有锡印的骏马图作品,深为震惊。以前见过他画骏马,觉得很受看,此次再看,觉得更加逼真了。独马、双马、三马、五马、八马图幅幅形像酷真、形态各异,飘逸灵动,生动形象,蓝天、白云、远山、草地、溪沟、骏马无不令人心旷神怡、感叹不已。
    询问老友刘进军,才得知此次画展是他们几个画家联合举办的。过了一会儿,崔锡印也来大厅了,见了我很高兴又热情。他领我到他骏马图前给我介绍他的创作感言,尽管过去几年了,但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他对我说过的话。他说:“我从小就喜欢书画,尤其对画马、龙感兴趣,为了把马画好,我买了国内外知名画马大师的画册,刻苦自学,大量临摹,尤其是在仔细研读画马大师徐悲鸿先生作品的过程中,深受启发,感悟颇多,更加激发了自己的创作灵感。”我记得,听了他的话,有一种感同深受的感觉。我是个搞文学创作的,阅读大量的文学好作品,对自己的提高和帮助确实挺大的。就像他的临摹一样,在刻苦的自学中不断得到进步。
    我参观过他举办的一次个人画展,深为惊叹。一幅长25米,宽60厘米的纵横驰骋千里的《百马图》气势磅礴。充满着激情活力的意境,笔墨间惊心动魄,奔放的墨色勾勒出头、颈、胸、腿等大转折部位,并以干笔扫出鬃尾,使浓淡干湿的变化浑然天成。马腿的直线细劲有力,有如钢刀,力透纸背,而腹部、臀部及鬃尾的弧线弹性自如,富于动感。整体上看,画面前大后小,透视感较强,前伸的双腿和马头有很强的冲击力,似乎要冲出画面。强健的肌肉,圆实的腹部,右倾的头,张开的鼻孔,嘶鸣着腾空而起,昂首奋蹄,鬃毛飞扬,精神抖擞,意气风发,使人热血沸腾,寥寥几笔,使骏马有形有体,刚劲有力。画面用浓墨来体现鬃毛的厚密,用淡墨枯笔扫出其飞扬之势。该画纵情挥洒,独具一格,这幅《百马图》能让人感受到马呼出的热气、滚烫的体温,甚至淋漓的汗水,体现出强健的体魄和力量。《百马图》一展出,立刻深受社会各界同行的好评,先后被邀请在陕飞集团等大型企事业单位进行了巡展。观赏人数总计四千余人。
    他先后创作过各类题材的画作百十余幅,代表作有:《百马图》《松鹤延年》《草原四骏图》《八骏图》等,并成功出版了《书画册》一本,通过出版社的应邀共同合作出版挂历一套,经多家媒体网站采访报导,在360、百度、搜狐等"书画频道"中都能看到他在全国的获奖书画作品。
    前几天,崔锡印来我办公室探望,关心我的文学创作进展程度。我告诉他,正在进行一部长篇小说,书写红四方面军留在川北、南郑区一带的《最后一支红军队伍》,已进程了四分之一,年底即可完成。他听后十分欣慰,并祝愿我早日完工,特别叮嘱要保重好身体。聊着聊着,我们又聊到了徐悲鸿大师的《八骏图》。我问他,“你研习临摹徐大师骏马图几十年,据说《八骏图》是徐悲鸿的成名代表作品,它倒底好在哪里?”锡印沉思片刻,对我言道:“最近在网上看到徐悲鸿大师的孙子徐骥在一次讲座中讲道,我爷爷徐悲鸿的所有作品中没有八骏图,只有最大的一张《六骏图》。徐骥表示:《八骏图》是由徐悲鸿赠送给援华飞虎队队长陈纳德将军的《奔马图》演绎而来,后来就传成《八骏图》,说这是最大的一张奔马图,后来不知踪迹了。”锡印继续说:“为了确认到底有没有这张图,徐骥说他们还专程去美国拜访了陈纳德的夫人陈香梅女士,说当年是不是给陈纳德画了《奔马图》了,她说是的,后来又捐给了美国的一个美术馆,后来去找说没有听过这张画,也没有听说谁给捐过《八骏图》。在2018年3月份的时候陈香梅女士去世了,所以《八骏图》这个消息被一起带走了,到底有没有《八骏图》呢?据我们记载,其实是没有《八骏图》的,最大的一张就是《六骏图》,这张画就珍藏在徐悲鸿纪念馆里面。”听到锡印这番话,我深为震惊,风糜了八九十年的著名的徐大师巨作,竟然是这样一种出人意料的结局。
    习画之人都有一种文化的执着,敬业、刻苦、孜孜不倦,甚至在创作中废寝忘食。崔锡印就是这样一类人。锡印除了倾心地在画室中钻研临摹画马的技巧和色调技能,也翻阅和搜集了不少文学方面对马的描述,以提高自己的绘画技艺。在闲聊中,他对我讲:“《八骏图》是从
六朝起就很流行的一幅画。画的是周穆王游昆仑山时为之驾车的八匹良马。有关八骏的名目,各书记载不同。晋王嘉《拾遗记》中记载:"八骏之名,一曰绝地,二曰翻羽,三曰奔霄,四曰越影,五曰逾晖,六曰超光,七曰腾雾,八曰挟翼";《穆天子传》中记载为:骅骝、騄耳、赤骥、白羲、渠黄、逾轮、盗骊、山子 (柳宗元的《观八骏图说》即采用这种说法)。到柳宗元时代,有许多著名的作家、诗人忽然写作了不少有关《八骏图》的诗文。著名的就有白居易《新乐府》中的《八骏图》、元稹的五言古诗《八骏图》、李观的《周穆王八骏图序》等等。这一文学现象可能与唐德宗的望云骓马有关。元兴元年三月,因李怀光叛乱,唐德宗临幸梁州(汉中),七月反京。关于这件事,元稹在《望云骓马》歌序中说道:"德宗皇帝以八马幸蜀,七马道毙,唯望云骓来往不顿,贞元中老死天厩。"李肇《国史补》也谈到了这件事,他说望云骓:"后老死飞龙厩,贵戚多涂写之。”锡印停顿片刻,深有所思地又说道:“古人在文学作品里,对马的描述非常细微,一以马的毛色命名: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华骝,绿耳。赤骥:火红色的马;盗骊:纯黑色的马;白义:纯白色的马;逾轮:青紫色的马;山子:灰白色的马;渠黄:鹅黄色的马;华骝:黑鬃黑尾的红马;绿耳:青黄色的马。二以速度命名:“王驭八龙之骏:一名绝地,足不践土;二名翻羽,行越飞禽;三名奔宵,夜行万里;四名超影,逐日而行;五名逾辉,毛色炳耀;六名超光,一形十形;七名腾雾,乘云而奔;八名扶翼,身有肉翅。”听了崔锡印的一席话,我震惊万分,知识这么渊博,可见他为了临摹画马,做了多么深的功课啊!除了对他刮目相看,只有由衷的敬佩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崔锡印接了个电话,准备要走了。将他送走后,我还在想,做学问,搞艺术都像老崔这么刻苦用功,成果必然突飞猛进。他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的精神值得我学习和借鉴。祝愿崔锡印先生的绘画事业步步登高,更上层楼,再创造出更加辉煌的成就。



(编辑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