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成青少年心理素质堪忧 如何“抗挫折”教育

2015-07-21-21:34[来源:德孝网][作者:管理员][浏览量:686]
近两成青少年心理素质堪忧 如何“抗挫折”教育

 

发稿时间:2015-07-21 09:09:33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北京的陈女士怎么也没想到,平时乖巧的女儿竟然被同学长期“强索”零花钱,而这位母亲却没有丝毫察觉。她从女儿的同学口中得知了信息,马上问女儿为什么不与她说。六年级的女儿非但没有辩解,反而一直在哭。

  这让陈女士有些手足无措,她只想到一个办法——天天接送女儿。女儿自己,则想不到任何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吉林省团长春市委近期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面对不断涌现的外界压力,部分青少年的抗挫折能力却没有“同步提升”。 在11至17周岁的青少年中,心理健康差与较差者的总体发生率为19.1%,比例居高不下。

  要让青少年更加“抗挫折”,各地团组织有啥新招?

  既是麻烦的“制造者”也是“受害者”

  只要老师不在,王凯(化名)就表现得有些夸张。在夏天,他喜欢脱了衣服在同学面前显示自己非常强壮。他是重庆市某职业高中出了名的“小霸王”,只要与同学一语不和,就会对人恶语相向,甚至大打出手。这个“刺儿头”,让他的班主任也无可奈何,既管不了他,又不想管他。

  其实,王凯的家境令人同情。他的父亲因为盗窃罪被判刑,母亲为了养家糊口,平时在外打工,根本没时间照顾他。就连他上学的费用,也是亲戚资助的。平时,王凯从来不和同学提起自己的家庭,遇到不开心的事,也只是到没有人的地方,偷偷地流泪发泄一下,但在同学面前,总是装作没事。

  四川仪表工业学校是重庆一所中职学校,在该校从事多年学生工作的校团委黄林波老师认为,不少青少年的抗挫折能力较弱,与“他们自身没有受到足够关爱”直接相关。

  “我们学校学生的年龄分布为14~18岁,很多学生都是曾经的农村留守儿童,有的班级中有50%的学生来自单亲家庭,家庭的不幸,导致学生的抗挫折能力非常弱。”黄林波表示,“我们遇到过类似的案例,有的女孩子不懂得保护自己,意外怀孕了之后怕家人知道,也不敢告诉别人,发生过自我伤害的案例。”

  类似情况不止出现在重庆。

  根据《长春市青少年心理健康状况调查》,受测长春市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整体水平显示为:心理健康状况较好者155人,占被调查总数的10.7%;心理健康良好者1012人,占被调查总数的70.2%;心理健康较差者220人,占被调查总数的15.3%;心理健康差者55人,占被调查总数的3.8%。

  此外,调查结果显示,个别青少年心理问题的群体性特征明显。比如,面临升学考试的初三年级青少年群体心理问题的发生率,高达29.8%;正值青春期发育阶段的14周岁和15周岁青少年群体心理问题的发生率,分别为24.6%和27.6%,父母离异青少年群体心理问题的发生率,大幅度高于家庭完整的青少年群体。

 如何发现“自尊心”背后的“玻璃心”

  青少年一方面处在充满变化的过渡期和动荡期,身体和心理发育水平的矛盾,导致他们容易面临种种心理危机,并出现心理和行为问题。另一方面,家庭结构变化更易导致青少年心理失衡,让部分人的心理问题雪上加霜。

  面对这些,各地团组织如何发现“自尊心”背后的“玻璃心”?

  王敏(化名)是长春市一位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一向学习不错的她,最近感到有些厌学,成绩也一路下滑。有一天,她找到班主任,说出了自己“想辍学打工”的想法,这让班主任感到有些意外,无奈之下,班主任求助于团长春市委。

  “我们单位就派了一个懂心理学的同事,与孩子聊天,发现孩子厌学的原因是今年2月份,她的父亲出狱了。父亲回来导致家庭结构发生了大改变,让王敏有些接受不了。”团长春市委权益部副部长嵇佳斌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我们想了一个办法,让王敏参加团市委的志愿者活动,在活动中让她有所改变,最后,她放弃了辍学的想法,学习成绩也有所好转。”

  嵇佳斌进一步介绍:“根据我们的调查,80%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存在心理问题。这类孩子非常特殊,需要更多关注。”

  为此,每年年初,团长春市委就会与该市司法局沟通,拿到新的服刑人员的家庭联系方式,通过志愿者逐个打电话联系他们的未成年子女,问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

  在嵇佳斌看来,这部分孩子由于家庭结构的缺失,非常容易“学坏”。另外,他们也承受着种种社会压力。“因为他们的父母曾犯罪,他们难免会被同龄孩子指指点点。因而,他们需要团组织的格外关注。”嵇佳斌说。

  面对留守儿童学生多的现实,四川仪表工业学校团组织也在发力。

  记者了解到,该校专门为这些青少年设置了一门课程——《当意外发生时》,除了老师上课,还会给学生播放一些教育片,告诉孩子遇到各类突发问题时该如何处理。

  “上课的时候,我们就明确地告诉孩子,万一要发生类似意外,不妨第一时间告诉老师,老师不会因此歧视他们,会想办法第一时间帮助孩子们解决问题。”黄林波介说。

 
责任编辑:马婷婷